像棵大树,总想着保护更多人

  手术台上的江学庆(中)。
  武汉市中心医院供图

  “快回去,把科室的工作安排好……”在湖北省武汉市中心医院隔离病房外,甲状腺乳腺外科的医生和护士不会想到,这是科室主任江学庆留给他们的最后一句话。

  在他们看来,那个平时精力充沛、身体一直都很健康的“老大哥”总像棵大树一样在保护病人,保护医生和护士,保护这里的所有人。

  3月1日凌晨5时32分,在这个春天的季节里,江学庆这棵大树还是倒了,生命永远定格在55岁。

  半天的门诊通常要看到下午四五点

  “不能让病人白跑一趟”

  2月29日晚,武汉市中心医院甲乳外科副主任医师李海一夜未眠:他一直在武汉市肺科医院外等待江学庆治愈的奇迹;从1月17日感染新冠肺炎,科室的医生和护士以为江学庆只是太过劳累,住几天院就能出来。

  江学庆的门诊平时有很多病人,忙碌的时候一天要看100多号病人,这成了他的工作常态。“江主任周一上午在后湖院区开门诊;周二上午就在南京路院区;周三到周五也都排满了手术。” 李海说,江学庆有时候下了门诊还要去做手术。

  疫情发生后,江学庆依旧坚持看门诊。春节前看病的人很多,江学庆就给自己加大问诊量,“不能让病人白跑一趟。”李海说江学庆常常这么说,他半天的门诊通常要看到下午四五点,和全天门诊量差不多。

  江学庆住院后,家人为了鼓励他,给他录了孙子的视频,放在他身边。科室的同事打算去看望,但被他拒绝,大家透过一个门缝和他说话。“隔离病房,你们来干什么,上班戴好口罩!” 在得知科里护士要被抽调到抗击疫情一线时,江学庆又叮嘱大家要保护好自己。

  病人一旦进行有创插管,就很难和外界有语言交流。在江学庆有创插管前最后一刻,李海给他打了个电话:“放心,不就是个小病毒吗,你一定能闯过这一关。” 然而,李海没想到这竟是他们之间的永别。

  创办甲状腺乳腺外科鼓励同事钻研业务

  “你们要找到自己的领域,并且把它做精”

  2007年,刚回国的江学庆按照医院安排,担任新开的甲状腺乳腺外科负责人。科室刚开始只有十多张病床、五六位医护人员。经过江学庆十多年的努力,现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甲状腺乳腺外科已有200多张病床、近90名医护人员。

  刚进入科室的年轻医生和护士找不到方向,江学庆鼓励他们:“专科下面还有很多的亚专科,你们要找到自己的领域,并且把它做精。”江学庆总会说,你们要努力地做,护士也要有自己的专科方向,才能成就自己。

  2017年,在江学庆的支持下,甲状腺乳腺外科护士长戈文心开设了哺乳及乳房护理门诊。“刚开始我觉得护士能像医生一样解决患者的问题吗?江主任让全科医生支持我,哺乳期有乳房问题的患者立刻转诊到我的门诊,同时安排乳腺专科医生和我一起会诊患者。”戈文心说。

  在甲状腺乳腺外科,江学庆不仅是导师,也是“大家长”。科室里的同事在生活和工作中遇到困难,他都会尽力帮忙。江学庆关心一些新来的同事没人照顾,只要他有好吃的,都会叫上他们一起吃。

  2018年,江学庆得知自己获得“中国医师奖”后激动不已……从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完颁奖典礼回来后,他告诉同事:医院、中国医师协会、国家给了他这么大的鼓励,他感觉压力很大。“他的心愿是要让甲状腺乳腺外科的发展更进一步……”李海说。

  1.7万多名患者重获健康

  “手术都排好了,我休息了病人又要等”

  在江学庆的患者群里,他有个“暖男医师”的称号。不仅是因为他看着很“暖”,对患者说话也是轻言细语;每次与患者沟通时,江学庆都会控制自己的音量。“江主任的声音很柔和,很能温暖患者;再大脾气的人跟江主任交流一会后,也能变得心平气和。”曾接受过江学庆手术的陈女士说。

  江学庆问诊时还很注重沟通细节。他不是一开始就和病人谈论病情,而是笑呵呵地跟他们拉家常:“能爬几层楼,每顿吃几碗饭,平时走路喘不喘,心慌不慌、爱不爱出汗……”江学庆和病人一聊就是十几分钟,不时还开个小玩笑;冬天给患者触诊前,江学庆一定会先把手搓热了再做检查。

  不仅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江学庆还在科室内制定了严格的行为规范。例如,男医生为女性乳腺疾病患者做身体触诊时,必须要有女医生或女护士在场,且一定要注意遮挡以保护患者隐私。小到十几岁大到80岁的不少患者都成了江学庆的朋友。

  从2007年至2019年的12年里,有5000多名乳腺癌患者在江学庆手上重获健康;经他成功治疗的甲状腺癌手术患者,多达1.2万多名。看到江学庆每天那么忙,同事们都曾劝他休息,可江学庆说:“手术都排好了,我休息了病人又要等。”


  《 人民日报 》( 2020年03月03日 06 版)

(责编:曹昆)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ernieborste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