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疫情数据收集怎么那么“难”?

  作为发达国家之首,美国在新冠疫情响应机制技术层面的“落后”表现招致本国公共卫生专家诟病。

  按照美联社的说法:“看到美国公共卫生系统工作人员收集疫情重要数据的方法,你很难想象这个国家发明了互联网。”

  【数据障碍】

  4月1日,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一名研究员给内华达州疾控官员发电子邮件,要求对方发送有关两名新冠病毒检测阳性旅客的检测报告,并提醒对方经由安全网络或以“有密码保护程序的加密文件”形式发送,以便保护旅客隐私。对方为难地回应:发传真不行吗?

  美联社报道,尽管各地医疗保健系统的数据储存大部分已实现电子化,州及以下地方政府卫生机构苦于经费不足,没能更新技术装备,依然严重依赖传真、电子邮件、电子表格收集传染病数据并共享给联邦机构。

  这种“数据功能障碍”正在拉低美国疫情响应效率,拖慢有效实施追踪病例及其接触者等防疫措施的步伐。

  美国疾控中心早已放弃统一汇集并发布全美疫情数据,这一任务现由各州政府分别承担。面对“数据缺失”指责,联邦政府花2500万美元委托硅谷企业帕兰蒂尔公司“匆忙”打造一个病例和检测数据上报系统,名为“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保护”。这家企业的创始人彼得·蒂尔是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知名支持者。

  副总统迈克·彭斯3月底发函要求全美数千家医院每日经由该系统向联邦紧急措施署上报疫情相关数据,致抗疫一线的医护和科研人员向地方部门报告以外,又多一重上报任务。

  按照卫生与公众服务部的说法,帕兰蒂尔运行的上报系统迄今覆盖美国大约8000家医院中的近四分之三,除了县级以上的病例和病床数据,还包含医疗物资供应链数据和州抗疫政策等信息。

  然而,截至目前,这一系统除了增加一线人员工作负担,没有多少证据说明它能有效改善联邦或州政府疫情响应机制。

  【“出奇落后”】

  美联社获取的疾控中心和内华达州官员在3月至4月初的往来通信资料显示,仅仅是确认患者的电话号码和住址这类基本信息,也要花好多天工夫;患者近期行程和病史等信息更是缺失严重。

  美国疾控中心内部对这个问题早就心知肚明。中心“二把手”安妮·舒沙特在去年9月一份报告中承认,美国的公共卫生领域数据技术水平“出奇落后”,她把现状比喻为“好像开着福特T型车(1908年推出的首款量产车型)在数据高速公路上吭哧前行”。

  美联社比较了其他发达国家状况,指出美国疾控中心在传染病上报系统方面“过时”。比如德国、英国、韩国以及美国部分州如纽约和科罗拉多,已能够应用线上表格实时更新和共享数据。德国还提供一种急诊医师协会编绘的数据地图,可以显示各医院可用病床数量。

  收集并发布全美新冠疫情数据的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流行病学家珍尼弗·努佐说,美国许多医院和医生没能上传详细的新冠病例临床数据,很大程度是因为他们必须手工摘抄内部系统的电子病案信息,再用传真或电邮发给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

  因为难以从医疗系统内部获取完整信息,不少美国疾控工作人员不得不靠翻查社交媒体记录、电话簿和其他公共卫生数据库收集患者信息。疾控中心4月汇编的新冠病例数据中,75%的病例缺失族裔信息;一份儿童病例报告记录的已知患者年龄的确诊病例中,仅有9%记录了症状;另一份报告中,疾控中心仅仅掌握6%的上报病例基础疾病史;一个有关全美医护人员感染情况的研究无法完成感染人数统计,因为收上来的病例报告表只有16%的表格完成了所有该勾选的选项。

  疾控中心公开的信息缺失包括“过去24小时全美新冠病患住院人数”和“全美病毒检测预定执行和完成量”这两项对指导联邦抗疫工作至关重要的数据。

  【尝试“补漏”】

  法尔扎德·穆斯塔沙里10年前负责监督医疗机构在联邦层面实现“纸质病历电子化”。他直言,从效率和成本来说,与其另外打造一个平行上报系统,不如修补现有的公共卫生数据系统。

  联邦政府以外,一些机构已尝试“补漏”。以一个公私合营项目“数据桥”为代表,一些打造传染性疾病“自动上报”系统的试验性项目已自1月底开始扩大运作,正在犹他、纽约、加利福尼亚、得克萨斯、密歇根等州运行。去年12月,国会批准拨款5000万美元支持这类项目。按照疾控中心的说法,公私合作创建系统迄今已产生25.2万份新冠病例报告。

  疾控中心还在考虑如何利用国会3月所批5亿美元抗疫经费,更新医疗系统信息技术设备。穆斯塔沙里参与撰写、杜克大学5月1日发布的一份白皮书指出,目前上报给公共卫生部门作病例研究的实验室报告中,多达一半仍缺失患者的地址信息,当研究人员联系医院或医生核实时,对方表示“太忙了,没空帮你查”。(沈敏)(新华社专特稿)

(责编:崔越、燕勐)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bernieborsten.com